The Naked Island

Roofy top ..
Morning true conversation with the god city and female towers trying to wake us up a little bit !Roofy top ..
Morning true conversation with the god city and female towers trying to wake us up a little bit !Roofy top ..
Morning true conversation with the god city and female towers trying to wake us up a little bit !

Roofy top ..

Morning true conversation with the god city and female towers trying to wake us up a little bit !


10 playsDownload

Tromppoite de chaste avérti - MK Island from Erma

Safe on the box recently and now !!!!

It s time for the mega fiesta…


只是突然想到小時候某次放學回家

發現每天以舒朗的樹冠迎接我的鳳凰木(我一直都在等它開花)

被整株砍斷了


太震驚

夾雜著不解與憤怒

淌著眼淚跑去問附近的社區警衛為什麼


為什麼?


因為樹根越來越長

堵塞了排水溝

所以……



所以從此樹就斷了


城市的變化從來不在乎我的感受


我每天都去抓魚、濯足的小河

一夜之間建了攔砂壩

再也下不去了


我們常探險的鬼屋

有一天突然上了鎖


賣炒烏龍的老闆忽然不見了

賣豆花的阿姨忽然不見了

巷口的賤狗忽然不見了


為什麼?


為什麼你們總是不告而別?

總是沒有預兆換了面貌?


我非常生氣





你看

即使是這麼多年後

即使我心已垂垂老矣

我依然生著氣

氣在那逝去的時光之中

只有我一個人哭著等你們每一個


【夢】藏在深處的關鍵字

夢見我在一個色情俱樂部當媽媽桑


超炫的俱樂部

沒有房間、包廂

卻又不是一覽無遺

藉由巧妙的設計讓一個個獨立隱私的空間散落在這裡、那裡

你感覺正在媾和的人們就近在眼前

卻因無法窺得全貌夾雜著太多想像而隔著遙遠的距離




我像往常一樣在店裡巡視著

偶爾檢查女孩的胸部


我有權掀開任何一個角落的簾子

假如有突發事件我可以馬上叫警衛進來處理

但僅限於此

平常我是不會隨便打擾客人的

謹守分寸

在我能泅泳的範圍裡使用我僅有的、稱不上自在的從容

和一點點優雅




今天

不過是像昨天一樣平凡的今天

太陽落下時俱樂部的燈就毫無疑問亮起的今天

我想著沒什麼關聯的事


(可預兆總藏在這些時刻吧?)


有一個角落引起我的注意

淺藍色的簾子泛起波浪

隱約可瞧見一雙強壯、銅褐色的腿

是運動員嗎?

是哪一個女孩在裡頭?


我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靠近

心裡莫名害怕

可卻又有答案似的--


果然是她

我最喜愛的女孩

我一手調教、聰靈無比、廣受歡迎的她

淺橘色的頭髮被男人的手抓著

以奇怪的姿勢被矯健的雙腿緊緊夾著無法動彈

我看到她嘴巴微微張開

留下了眼淚


簡直無法忍受

無法忍受

無法忍受無法忍受

我顱內轟然倉皇逃離現場

一路撞上很多青春富有彈性的乳房

平常聽慣了的呻吟聲突然像不和諧的小提琴在我耳邊胡亂拉著

我到處亂竄

但沒地方可去

整個俱樂部都被交媾的人們占據了

在這裡

在那裡


我於是推開安全門走向工作人員使用的走道

快步走下旋轉樓梯

這時迎面撞上一位金黃色頭髮的老女人

她不是Lynch電影裡常飾演瘋婦的?--

銅鈴大的眼睛直直看著我

鮮紅色嘴唇周圍縮著皺紋

「外-頭-需-要-妳」

她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這句話

我心亂如麻

推開前往大廳的門

赫然想起

今天確實是遴選新女孩的日子呀

外頭已經擠滿了各色天姿

穿著泳裝的女孩們看到我來了以後不斷向我露出甜美的微笑挺起胸部

櫃台的服務生告訴我內廳已經準備好了


於是我又推開前往內廳的門

大約200坪的空間被裝飾成一個有著許多藍綠色淺水池的舞台

我形容不出那有多麼炫麗

舞台正中央懸掛著半透明的螢幕

正播著新海誠即將上映的影片《追逐繁星的孩子》


追逐繁星的孩子

半透明的螢幕與淺水池重疊在一起

在池邊展現美腿和腰身的女孩與電影裡的孩子重疊在一起

我什麼也看不清


我瞥見評審區

於是找了一個位子坐下

左邊的男人拿著相機和筆記本

帽子低低的


我知道我快醒了

夢的世界開始出現雜訊

一個地震還是什麼

最後一幕我只看見左邊的男人和我緊緊抱在一起

我唯一感受到的也只有他靠在我胸口的呼吸






然後我醒了




大概是最近看了太多Lynch

X-)


不過我最喜歡做夢了


《百變狂花》系列
photography : Valentin Lechat , I-An Chen

小野狂花 @ The Naked Island《百變狂花》系列
photography : Valentin Lechat , I-An Chen

小野狂花 @ The Naked Island《百變狂花》系列
photography : Valentin Lechat , I-An Chen

小野狂花 @ The Naked Island

《百變狂花》系列

photography :
Valentin Lechat , I-An Chen

小野狂花 @ The Naked Island


漂泊不定的信任

我本以為在同一個地方不斷戳刺,它應該會破掉才對,可是沒想到痂落了又結,竟變得堅硬無比,而我也慢慢變得哭不出來,只好躺在透著清涼的夜裡,任由身體裡不知名的部分緩緩地、啪搭啪搭地漏。

我說不出我有多恨妳,如同我說不出有多愛妳。


Impact Love